展会官网(预登记)
/
/
/
人工智能企业时代已经来临?——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分类导航 Nav

人工智能企业时代已经来临?——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 分类:新闻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06 10:4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如今,人工智能几乎随处可见,从震惊棋坛的阿法狗、才艺双绝的微软小冰,到疫情爆发期间智能进食机器人,以及到处都能看到的全自动驾驶。

人工智能企业时代已经来临?——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概要描述】如今,人工智能几乎随处可见,从震惊棋坛的阿法狗、才艺双绝的微软小冰,到疫情爆发期间智能进食机器人,以及到处都能看到的全自动驾驶。

  • 分类:新闻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06 10:41
  • 访问量:
详情

如今,人工智能几乎随处可见,从震惊棋坛的阿法狗、才艺双绝的微软小冰,到疫情爆发期间智能进食机器人,以及到处都能看到的全自动驾驶。

 

九月十五日,上海证监局网站公布了Yitu Limited(以下简称"依图科技")的辅导备案公告文件。报告中称,人工智能“独角兽”依图科技与国泰君安证券签署了一份辅导协议,拟通过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在A股上市。

 

另一个人工智能“独角兽”即将上市。

 

旷视科技于2019年8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今年8月,云从科技启动A股上市辅导。到目前为止,多次被谣传上市的人工智能“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除了商汤之外,其他三家已经正式启动IPO计划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在计算机视觉应用领域,商汤、旷视、云从、依图等被称为“四小龙”,占据了60%以上的市场份额,估值均已超过百亿。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IPO排队,人工智能企业时代已经来临?

 

远远没有。

 

据Gartner公司预测,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市场规模将从2018年的42.7亿美元增长至2023年的323亿美元,在2019-2023年间平均增长50%左右。但是,硬币的另一面却是另一种残酷的市场状况。亿欧报告显示,在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另外10%则是帮助传统行业巨头,充当技术供应商,勉强维持生计。人工智能企业的前景虽然美好,但在落地场景、商业化、产业竞争力等方面,人工智能企业都需要打个问号。

 

第一,前景很好,商业化难以落地

 

人工智能本质上还是一种技术工具,人工智能进入一个行业,将激活传统行业的市场,帮助传统行业获得更高的生产力,但如果这种生产力不能带来更高的收益,由人工智能公司赋予的商业价值也将难以体现。

 

在人工智能公司的安防行业中,海康、大华等巨头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用户更换设备的成本非常高,涉及服务器、平台的同步更新、历史数据迁移等问题。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不具备显著的技术优势,客户更换设备的动力很小。

 

人工智能公司切入安防行业,算法是其利器,但在安防领域,传统巨头也在组建自研团队,机器视觉的识别成功率可达95%,人工智能公司算法即使再先进,也能达到97%的识别率,但对大多数客户来说,95%已足以满足需求,更精确的识别率与成本不成正比。结果是,大多数客户不会为这种不易察觉的提升支付更多的预算。

 

荒野科技的安防事业部技术总经理那正平曾有这样的预判:“安防这个行业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其他的创业者再想进入安防领域难度很大。”

 

对医疗界来说,理论上只要给人工智能“喂”上足够丰富的数据,就能极大地提高医学数据检测和分析过程的自动化程度,从而大大提高工作速度,减轻医生的工作量,减少医生的主观随意性。

 

例如在医学影像领域,人工智能公司可以通过建立模型、训练数据量大的人来筛选各种疾病,减少医生的工作量,但问题就出在数据上,让实际应用有点尴尬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上海交通大学Bio-X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贺林说,国内医院现有业务产出的医疗数据质量普遍不高,尤其是病历数据,不同医院的书写不同,细节质量参差不齐,同一患者在不同医院就诊的数据不能相互连接,不能整合,不能形成队列,碎片化现象严重。

 

李兰娟院士在2020全球人工智能产品应用博览会上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必须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平台开放共享。如果数据平台不开放,不共享,那么这些数据就毫无价值。

 

除数据“孤岛”问题外,人工智能诊断还对数据标注的专业性要求很高。对于图像数据来说,图像质量的标准化程度不高,带有专业标注的图像更需要大量的专业医师进行额外的加工,这就阻碍了对现有人工智能产品进行进一步优化。

 

另外,贺林院士还指出,医疗行业是一个强监管行业,特别是临床辅助产品,需要药监局认证才能进入市场。我国尚无企业获得新一代医疗人工智能产品的医疗器械注册证。智慧相对论发现,更多的人工智能公司仍然以科学研究、合作的名义,游离于监管之外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2017年2月,在智能语音行业,韩国首尔世宗大学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人脑翻译竞赛。参加比赛的有4名具有5~20年从业经验的专业翻译人员,谷歌翻译,韩国NAVER翻译项目Papago,自动翻译国际企业SYSTRAN。最后的结果是,在一场60分的比赛中,人工智能翻译的平均得分是20分,而人类翻译的平均得分是49分,远远超过人工智能。

 

我国人工智能语音技术的几大巨头,如科大讯飞、搜狗、腾讯等公司,其对外宣传技术准确率已达97%以上,但在实际应用中,如非常重要的翻译场景,准确率却并不理想。科大讯飞在2018年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上,曾用实锤敲过用人工传译内容冒充人工智能机器翻译。

 

2018博鳌论坛采用了腾讯人工智能同传服务,同样出现了很多翻译错误,词汇重复,词组使用不当等问题,甚至把像“Yes,please”这样的小学生的日常对话用语翻译成了“是的,求你了”,也一度成为了获得翻译权的新笑料。

 

护城河较浅,交叉路口竞争激烈

 

一种应用场景下,人工智能公司所能占领的市场,不仅要与同行竞争,BAT以及海康、华为等各大科技公司也是争相抢占。

 

它被人工智能产业链所决定。人工智能产业链大致分为三个层次。基础层为硬件、云计算、数据资源;中间层为技术层,如学习框架、算法模型;在线应用层,即行业赛道,通常由传统行业巨头占据具体解决方案。

 

在这些领域中,底层的门槛是很高的,芯片,开放源码框架和云计算都由巨头控制,如英伟达,高通,英特尔,谷歌,亚马逊,微软,华为,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无法突破。

 

人工智能公司主要集中在技术层,这一层也是串联上、下两层的要塞,是当前巨头们建设生态系统的必由之路,人工智能公司从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算法切入市场,如今随着各算法的成熟,门槛逐渐降低,在算法不够差异化的情况下,拼的是数据量。

 

人工智能公司既没有非常底层的核心技术,也没有足够强大的数据获取能力,跨国劫持只是时间问题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语音识别领域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被称为“中国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科大讯飞,宣称拥有语音识别领域的核心技术,已有近20年的行业积累。2015年,百度开始布局语音技术领域,仅过了两年,百度就在2017年宣布了语音技术的全系列界面永久免费开放,并提供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音唤醒多平台SDK(软件开发套件),全面支持开发者和合作伙伴,与华为顺利达成合作。

 

随后不久,阿里也宣布了自己的语音技术,并将其应用于淘宝、支付宝等app;而二线互联网公司搜狗则是科大讯飞的合作伙伴,经过数年的研发投入,语音识别率与科大讯飞不相上下。

 

因特网企业具有强大的研发力量,海量用户数据自然优势,以及更贴近用户使用场景,科大讯飞20年来的技术沉淀就这样被因特网巨头轻易追上。

 

知名人工智能公司寒武纪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寒武纪与华为麒麟合作,于2017年将寒武纪1 A处理器(16 nm制程)集成到华为Mate 10手机的麒麟970芯片中,作为其核心人工智能处理器。但是华为也只是把寒武纪的IP作为一个过渡方案,仅仅一年之后,华为的达芬奇架构发布,采用了更加先进的7纳米工艺,随后与寒武纪分道扬镳。

 

当然,在终端项目上,华为与寒武纪有竞争也有合作,寒武纪曾经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头羊,华为选择寒武纪可以节省成本和研发时间。不过,如今算法已成为业界通用的技术能力,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自研芯片和算法更有利于内部调试优化,因此华为转向自研“达芬奇架构”,性能也略胜寒武纪。作为全生态的大玩家,华为拥有上游芯片设计和开发能力,以及在手机、服务器等终端应用方面的优势,很明显,在实际应用中,寒武纪这样的人工智能公司相当被动。人工智能赛道是残酷的,兴也是技术失败的技术,一旦技术落后很容易被坑杀。

 

技术“冲锋战”向资金“堡垒战”的转化

 

曾一度被称为“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科大讯飞上市多年来业绩大头仍是依靠地方政府采购教学软件、政法软件上位,与人工智能没有直接关系。更加荒谬的是,在2018年的时候,曾被央视曝光以“人工智能”为名在全国各地囤积土地,建设高科技园区来赚取高额利润,让这家人工智能企业“不务正业”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寒武纪公司被华为“抛弃”,为了保持200亿的高估值快速上市,更不惜以集成商的身份,在西安和珠海建设政府项目和数据中心,成为政府信息化项目的“包工头”。2019年的收入为4.4亿元,其中80%来自两国政府的IDC项目,其中只有15%来自人工智能芯片。

 

当人工智能公司的迷雾逐渐被揭开时,回归理性就不必再“丢掉几块肉”了。凭借着寒武纪和科大讯飞等前辈的“前车之鉴”,对于这些人工智能“独角兽”来说,当务之急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在高估值回落之前,加快技术“冲锋战”向资本“堡垒战”的转化,选择在资本寒冬中上市才是最优解。

 

通过“四小龙”中的一家旷视科技的招股书,我们可以窥视到行业的现状。旷视科技截至去年9月已完成9轮融资,总金额13.5亿美元。公司主要从事智慧政府城市物联网安全领域,2019年,政府项目“大礼包”收入6.9亿元,占比73.2%。过多的政府项目、过长的应收帐款和过多的应收帐款,对这样一个高融资、高估值的企业来说,收入结构非常不理想。

 

亿欧智库发布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商业应用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获得的融资总额已超过500亿元,但其产生的收益还不到100亿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在2018年全年都在亏损。

 

智慧相对论发现,资本已经开始对人工智能公司失去兴趣。

 

亿欧智库发布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商业应用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获得的融资总额超过500亿元,但其产生的收益却不到100亿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在2018年全年都在亏损。

 

投中研究院和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投资和融资白皮书》显示,国内人工智能投资和融资总规模已从2015年的458亿元增至2018年的1189亿元,但2019年后迅速回落,2019年头三个季度的融资规模仅为577亿元。

 

当一级市场的资本已经开始对“慢热和疲态”的人工智能失去兴趣时,对于这种高估值、低收入、低增长的“烫手山芋”,推动其上市“及时止损”势在必行。也许错过了这趟列车,人工智能公司就没有新的故事可讲了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像华为,阿里,腾讯,百度,海康威视等巨头仍然在各个赛道上扮演着“导师”的角色,引领着科技市场的潮流。个别人工智能“独角兽”更像是初学的“练习生”,尽管与“导师”同台起舞,但暂时还无法与一人决斗。与此同时,“独角兽”需要做的,就是将估值转化为业绩,让资本和消费者看到人工智能公司的实力。人工智能的美好前景是毫无疑问的,但属于人工智能公司的时代尚未来临。

关键词:

imgboxbg
联系客服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GAIE小助理 GAIE小助理
邮件: mkt@saiia.org.cn
客服热线 0755-88917464 工作时间: 9:00 -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