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官网(预登记)
/
/
/
人工智能对劳动者的生活有哪些影响——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分类导航 Nav

人工智能对劳动者的生活有哪些影响——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 分类:新闻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03 23:0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许多人高兴地宣称自动化将带来一个新的世界,更加高效,更有效率,更有股东分红,未来真的那么美好吗?

人工智能对劳动者的生活有哪些影响——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概要描述】许多人高兴地宣称自动化将带来一个新的世界,更加高效,更有效率,更有股东分红,未来真的那么美好吗?

  • 分类:新闻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03 23:05
  • 访问量:
详情

第二年的劳动节。有不少人期待着,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随着自动化和效率的进一步提高,更多的劳动者可以过上更轻松的生活。许多人高兴地宣称自动化将带来一个新的世界,更加高效,更有效率,更有股东分红,未来真的那么美好吗?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分析师凯恩斯曾预测,到2030年,技术进步、资本增长和生产率提高将带给我们巨大的经济福利,这将引导我们走向“经济乐土”。但剑桥大学人类学家詹姆斯·苏兹曼(James Suzman)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对人力资源的需求将会减少,首先,需要支持的草根劳动力将会被机器所取代,而在将来,机器的灵活性也会超越人类,甚至模仿人类的社会智商和创造力。那样,即使是那些似乎还无法被取代的工作,也不可能有绝对的保障。这本书的作者还指出,自动化将为已经富裕的人创造更多的财富,而那些没有能力购买公司股票,也不能从自动化技术中获得红利的人将处于更为不利的地位。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Keynes认为,每个人只有基本需求,很容易满足,没有人愿意付出额外劳动。但是,问题是,资本主义是欲壑难填,它需要发展和扩大。通过这种方式,在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后,那些渴望赚钱的人将继续从事大量的工作,一方面为他们的生活创造虚假忙碌的感觉,另一方面获得一个超越邻人财富的机会。因此, JamesSuzman认为,未来,人类对于经济制度和劳工的真正反思时机,或许并没有出现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方面,而是来自于快速变化的气候、系统的财富分配失衡所引发的愤怒,甚至是突然爆发的大瘟疫。

 

劳动的意义:人类从史前到未来的变革[英]詹姆斯·苏兹曼(James Suzman)著蒋宗强译中信出版集团2021-3-1号文《智慧技术的挑战》(节选)

 

翻译|詹姆士·苏兹曼|蒋宗强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他的《后工作时代》一书中描述了乌托邦,他曾警告说:“我们正遭受着一种新的疾病的折磨,一些读者可能还没听说过它的名字,但是在未来的岁月中人们将会经常听到它。这就是说,这种失业现象的根源是,我们可以更快地找到节省劳动力的方法,而关于如何让这些冗余劳动力找到新的用途,我们制定新法案的步伐则相对缓慢。在1930年代的观众看来,凯恩斯的观点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大规模失业会发生。自工业革命进入第二阶段以来,人们就一直担心,新技术和工作方式取代了他们的行当或生计,但很少有人像凯恩斯一样清楚地认识到,随着效率和自动化的进一步提高,经济发展对人力的需求将会减少。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现在,凯恩斯低估了服务业吸收多余劳动力的程度,因为在发达经济体,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被从农场、矿山、渔场以及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生产线上赶走,但不断膨胀的服务业却毫无困难地吸收了这些人。因此,即使是在最近几年,自动化蚕食的讨论仍然主要局限于少数技术中心、公司董事会或学术期刊上,尽管在许多国家,自动化蚕食已成家常便饭,自动化蚕食已成家常便饭。服务业的快速扩张和冗余劳动力的吸收,是造成这一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事情在2013年九月发生了变化。那一年,来自牛津大学的卡尔·弗雷(Carl Frey)和迈克尔·奥斯本(Michael Osborne)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该报告主要评估了凯恩斯对技术性失业的预测是否准确。

 

这一研究在牛津大学引起了巨大反响,因为它得出的结论是,机器人不仅在工厂门口排起了长队,而且它们闪亮的小眼睛还盯着美国目前将近一半的就业岗位。据一项针对702个不同职业的调查,他们估计,到2030年,美国47%的工作岗位将被自动化淘汰。另外一件事他们也注意到,那些最有可能被淘汰的人,并不是那些臃肿、懒散的官僚和中层管理者,而是那些凡事都亲力亲为的草根人物,他们中受过正式教育的比例往往较低。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相似的研究随之而来。政府部门,多边组织,智囊团,像世界经济论坛这样的镀金企业俱乐部,以及大型管理咨询公司,都参与其中。虽然他们所用的方法略有不同,但是他们的发现都给弗雷和奥斯本悲观的评价增添了许多细节。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进行了一项相关研究,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不管是在成员国内部,还是在成员国之间,自动化的影响可能因地区而异。专家们预计,在某些地区,如斯洛伐克西部,自动化可能导致40%的工作岗位流失,而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等其他地区,自动化程度如果低于5%,则工作岗位很少会有明显流失。McKinsey全球研究院的“顶尖人士”说,30%~70%的工作在未来15到35年内易受自动化影响。普华永道也是一家大咨询公司,它说,30%的英国职位,38%的美国职位,35%的德国职位,21%的日本职位都会被自动化影响。这些研究都一致认为,在同一经济体中,有些子行业比其他行业更容易受到自动化的影响,因为在这些子行业中,自动化技术的成本已低到企业负担得起的程度,而且企业对自动化技术的投资可以相对快速地得到回报。这些研究人员指出,最易受伤害的子部门,也就是那些就业人口流动率最高可达50%的子部门,包括“水、下水道和废物管理工业”以及“运输和储藏工业”。紧跟其后的是“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制造业的各个子部门”,这些部门在不远的将来可能会削减40%~50%的劳动力。

 

这些研究还指出,有些职业似乎基本上没有受到自动化的影响,至少从短期来看是如此。这几个行业都具有自动化技术无法替代的特点:有些行业需要依靠巧妙的语言技巧来说服人,如公关行业;有些行业需要高度的同情心,如心理医生或精神病学家;有些行业需要创造性,如时装设计师;还有一些行业需要高度灵活的手指,如外科医生。

 

照片来源:图虫这些特点给从业人员提供任何保障都只是暂时的,因为现在人们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来制造人工智能机器,它们的灵敏度相仿甚至超过人类,而且一些机器还可以模仿人类的社会智商和创造力。因此,几年前看起来难以实现的里程碑越来越有可能成为现实。例如2017年,清华大学与一家国有企业合作研发的机器人“孝义”顺利通过中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笔试,谷歌公司的阿尔法狗击败了世界上最好的围棋选手。它被看作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里程碑,因为和国际象棋不同,围棋不可能单靠信息处理能力就能获胜。在2019年,一个被称为“IBM辩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从外面看就像一个庄严肃穆的黑色柱子)在与 IBM公司员工进行了数年的辩论后,同一位曾荣膺世界辩论赛总冠军的辩手也开始辩论是否应该支持对学前教育提供补贴。最终,尽管“IBM辩论家”失败了,但作为一个智能机器人,它的表现却十分令人信服,“魅力惊人”。不仅仅是这样,随着科技的发展,每个能连上因特网的人都能看到大量的假视频,而机器在翻译人类语言和创造性地使用语言方面也越来越出色。所以,现在人们普遍有一种明显的感觉,任何工作都不会绝对安全。所以,毫不奇怪,联合利华在2018年宣布将部分招聘职能外包给了一台全自动的人工智能机器,这样每年可以为公司节省70000小时的工作量。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一些机构,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之所以不能确定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潜力,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些致力于设计这些系统的人或企业,都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因为一些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技术似乎已经走上了死胡同,而且投入更多的资源可能会导致更大的损失。然而,新的人工智能模型(其中很多都借鉴了神经心理学)仍在继续发展,并且这一趋势只有一个方向,不会逆转。

 

许多人评估了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侵蚀就业市场的可能性,但令人好奇的是,他们对其他一些更容易预测、影响深远的经济冲击保持沉默。实际上,大多数人都很高兴地宣布,自动化将带来一个新的世界,生产效率更高,股东分红更多。

 

对像麦肯锡这样的公司来说,以这种态度对待自动化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目前不断提高的自动化程度的经济体系下,他们的员工收入很高,能够吃得起日本牛排和牛排,坐得起头等舱。若要深入探讨人工智能的其他问题,它们就必须冒很大的风险,被迫重新思考如何全面重建目前的经济体系,而这对它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艰难的旅程。举例来说,一种似乎有道理的观点认为,人类的劳动、努力和回报之间有同样的对应关系,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这一假象最终会消失。与此密切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谁和如何从自动化中获益?

* * *

 

现在,很多人仍然常常低估自己国家财富的差别,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对于某些地区的政治家来说,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有风险。此前,此类研究主要关注各国在财富分配上的巨大差异,如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等快速增长经济体,而如今,此类研究越来越关注净资产的差异。归根结底,事实证明,自从“大脱钩”时期以来,拥有资产比辛勤工作创造的财富更能赚钱。

 

第一,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数字技术的成本越来越低,应用越来越广泛,这有助于大大缩小各国之间的财富分配差距,特别是帮助穷国利用自己的优势提高其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在全球制造业领域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今天,随着全球经济自动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这种趋势可能会被遏制,甚至被逆转,因为自动化技术的成本在全世界几乎都是相同的,与人力成本不同,因此,经济对廉价劳动力的依赖程度也会降低,而那些工资要求较低的国家仅有的一点点优势就会消失。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

 

但是,自动化不仅会进一步加剧国家之间的结构不平等,而且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经济组织方式,许多国家内的财富分配不平等状况也将急剧恶化。这一现象的出现,首先是因为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减少了非熟练、半熟练工人找到体面工作的机会,同时,由于企业普遍实行自动化,在总人数中所占比例不大的企业主和企业管理者的收入将大大增加。此外,它还能提高来自资本(而不是劳动力)的回报,如果富人在企业自动化改造中投入现金,则财富增长速度会加快;如果富人在购买廉价劳动力时投入现金,则增长速度会放慢。它直接意味着自动化将为那些已经非常富有的人创造更多的财富,而那些没有能力购买公司股票,也不能从自动化技术中获得红利的人则会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全球1%最富裕人口从经济增长中攫取的财富总量是“大脱节”以来其他人所获得财富总量的两倍,这促使财富分化问题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现在,世界上10%的最富有的人占有着全球总资产的85%,1%的人占有着全球总资产的45%。

 

很多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系统已经能够进行一些必不可少的工作,包括目前基因组研究者和流行病学家所依赖的智能算法,医疗工作者使用的一套新的数字诊断工具,以及越来越复杂的气候和气象模型。这类智能设备非常重要,没有它们,我们就无法管理日益复杂的城市和支撑它们的基础设施。但是,大多数人工智能系统只有一个工作目标:为它们的主人创造财富(而无需承担雇佣人力的义务)。事实上,在“大脱钩”的同时,财富也从公共部门逐步向私人部门转移。在过去30年中,大多数富裕国家的私人财富占国民收入总额的比例增加了一倍,而这一比例在很大程度上是下降的。以中国为例,过去30年来,公共财富在国家总财富中的比例从70%下降到了30%,而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和英国的公共财富净值则出现了负增长。

 

尽管全自动生产线并不是免费的,它们比雇员们需要更多的能源,并且需要定期升级和维修,但是与雇员们不同,他们不会罢工,并且当他们不再有工作时,他们不会要求裁员补偿或退休金。更有甚者,更换或回收这些设备不会产生任何道德成本,没有一个首席执行官会在拆除、回收或报废设备前睡不着觉。

 

在设想未来的乌托邦的时候,凯恩斯没有仔细考虑自动化会加剧不平等性,因为在他的乌托邦概念中,每个人只有基本需求,很容易就能得到满足,财富分配不平等性问题是无关紧要的。只有笨蛋才会做那些超出他们需要的工作。在他看来,乌托邦几乎和狩猎采集社会一样,任何追求财富的人都会被嘲笑,而非赞美。

 

“如果追求金钱不是为了享受生活,也不是为了应付现实,那么占有金钱的欲望就会被认为是一种令人憎恶的疾病,是一种半犯罪半病态的性格倾向,”他解释道。“我认为我们可以回到某些传统美德和宗教教义早已确立的原则上,”他说,“贪婪是一种罪恶,高利贷剥削是一种犯罪,爱财是一种可憎的行为。

 

Keynes认为,向几乎完全自动化过渡不仅意味着材料短缺的终结,也意味着所有围绕在解决经济问题之前看起来是永恒不变的挑战之上的社会、政治、文化、规范、价值观、态度和抱负的终结。换句话说,他认为稀缺经济学最终会终结,必然会被新的丰富经济学所取代,并呼吁把经济问题交给经济学家来解决,就像牙医处理牙病一样,经济学家在未来不再享有神圣的社会地位,而是扮演普通而称职的角色。

 

约30年后,约翰·加尔布雷斯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坚持认为稀缺经济学是由狡猾的广告主制造的欲望来支持的。随着向富裕社会的转变,个人会放弃对财富的追求,而去做他们自己认为更有价值的工作,他还相信,在“二战”后的美国,这种转变已经成为现实,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所谓的“新阶层”,因为这些人选择工作的前提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工作带来的其他回报,如快乐、满足感和名誉。

 

卡尔布雷斯和凯恩斯也许是对的,因为这一转变确实发生过。首先,工业化国家的“千年一代”通常坚持只寻找他们喜欢的工作,而不会尝试去热爱他们现有的工作。另外,还有一种明显的趋势,就是雇主越来越倾向于向雇员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在许多国家,不论男女,工人都享有产假,并受益于数字通讯,越来越多的人每周有几天可以在家工作,或可以灵活地安排工作时间。

 

但时至今日,每周工作时间仍普遍保持在40小时左右,许多员工无法选择弹性工作制,而且由于城市中心的房价过高,不得不远离工作地点居住,因而不得不忍受长途和昂贵的通勤。不仅如此,全球只有15%的人表示热爱他们所从事的工作,而且与加尔布雷斯所说的“新阶层”中的许多职业,如学者和教师,正日益被吸引到私营部门工作,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同时,就像杂草跟随小麦等农作物进入新大陆和新的生态系统一样,“欲壑难填之病”找到了新的家园,它非常适合从照片墙到脸书的一系列数字生态系统,并且在不断扩散。

 

假如凯恩斯能活到今天,他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他在当年设想乌托邦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预测的时间错了,乌托邦的“日益增长的痛苦”预示着一个更持久的弊端,但最终是可以治愈的。又或许他会认为,自己当年的乐观预测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人们想要继续解决经济问题的愿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后,那些一心要赚钱的人还会继续从事大量无意义的工作,一方面给自己的生活制造了一种虚假的忙碌感,另一方面又获得了一个在财富上超过邻居的机会。

 

Kaynes是伦敦的“马尔萨斯联盟”的活跃分子。该联盟由一群积极提倡计划生育的人组成,他们认为未来繁荣的最大潜在威胁是人口过剩。所以凯恩斯可能会关注另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那就是减少人口。但是,事实证明,正是凯恩斯过于关注技术驱动的经济增长而错开了反而使经济难题恶化的药方。

 

没有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没有海洋酸化,也没有凯恩斯设想的经济乌托邦的大规模生物多样性丧失。但是即使有这些问题,几乎肯定也要比现在控制得更好,毕竟在他的乌托邦里,科学家和科学方法都受到尊重,而普通人也认真地听取他们的警告。此外,在他的乌托邦中,刺激人们消费欲望的、消耗大量能源的“相对需求”被大大削弱,人们不再愿意定期更新和更换自己的所有东西,只需让商业车轮继续运行就够了。

 

也许我们已经在走向凯恩斯乌托邦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只是还没有跨过可以改变一切的关键门槛,或者我们陷入了喧嚣之中,很难清楚地了解未来的发展轨迹,但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等待着去发现它。

imgboxbg
联系客服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GAIE小助理 GAIE小助理
邮件: mkt@saiia.org.cn
客服热线 0755-88917464 工作时间: 9:00 - 19:00